静一静,别急,一个人呆一会儿

社交网络这种东西,大约是我心中一根刺。
并非面对面地交谈,能了解到的信息只来自显示器,于是发讯息的间隙、用词、符号、表情,都成了我细心揣摩的对象。接着,便也开始注意自己的用词符号表情。卖萌的颜文字也好,小女生感觉强烈的感叹词也好,是真实自我的完美伪装,也是害怕被人讨厌的体现。
有朋友说我性格挺好让人羡慕。她是个内心纤细敏感,对外却有些急躁,爱憎分明的人。她老是后悔自己又说错了话,无端觉得我这种和事佬类的人不错,不会人人趋之若鹜,却也不会招人怨怼。
这算什么呢?我这种性格,说好听点叫低调,其实就是处事圆滑罢了。从心底里有一种恐惧,不想得罪任何人,于是处处避让,小心行事。这种所谓的明哲保身,习惯了,便也成了自然。
但人总有骄傲自满的时候。当你做了点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时,你感觉你可以俯视所有人的头颅。这种莫名的傲气在我身上根深蒂固。跟自己说过很多遍,不要急,不要说,要做。有什么是不能做完之后再说的呢?重要的不是你跟别人说你在做什么,而是你做了什么。
我善于制定计划,却不擅长执行计划,所以常常造成将计划昭告天下之后却无力坚持的下场。何等可笑。

有一句很喜欢的歌词:孤单,是一个人的狂欢。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。
我对于社交网络,可谓又爱又恨,恨大于爱。
向往它的热闹,却也恨它的热闹。热闹是假的,寂寞是真的。
在与人聊天时,我习惯等回应。也许有别的可以做的事,但总忍不住开着聊天的页面一遍遍地看,没有回应便心慌,有了回应就立刻等不及要回答。
这是一份焦躁不安的寂寞,并非沉静的孤独。
总觉得网络太过虚幻缥缈,无法触摸的幻象。所以我厌恶在网络上的告白。这分明是告白者的懦弱,以为披着网络的皮,不用看见对方的表情,即使被拒绝也能够承受。有些事,必须要面对面的交谈,眼神,动作,气息,最微弱的部分诉说着最宏大的事实。我的执念。
我觉得这大约是一种病,无药的病。
也许我更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呆着,如此便可抛开喧嚣,真真正正地沉下心来。
不用告诉别人,也不得罪任何人。此时不再是世故圆滑,而是不再害怕。

该一个人呆一会儿。

评论
热度(4)

© ivys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